做我喜欢的事。

【巍澜】冬霖(1)

*玩个老旧的魔女梗
*我不管澜澜就是魔女
*日常ooc

临近傍晚,赵云澜打着哈哈从他的树屋里出来,一脸大梦初醒的样子。

“冬霖,冬霖草……”

哦……看样子昨晚他又通宵制药了。赵云澜这个人吧,比较随缘,制药这种事情兴趣来了谁也拦不住他,但不想做谁都叫不动他,所以他的作息时间也很随机。

赵云澜翻了大半个森林,夕阳温润的红打在他的侧脸。这个人生得英俊,棱角分明,虽不修边幅,不过也掩盖不了什么,倒有一种随性的美,现在被夕阳一衬托,整个人变得柔软了不少。

他靠在一棵树下,从口袋抄起一个小本子和两根棒棒糖,向着对面的灌木丛说道:

“跟了我那么久,出来吃点东西怎么样?”

灌木丛后突然出现一个顶着兽耳的小孩,长得倒是白白净净,可这衣服……却是破破烂烂的。

“哟吼狼人?这年头很少见了啊,嘶……不过看你这样……不像狼人,像个兔子精。”

小孩瞪了他一眼,走向前,拿出他的小布袋,里面装的全是冬霖。

“你,要找的,是这个吧。”

“哟,小崽子可以嘛,怎么?想要跟我做一笔交易?”

小孩耳尖微红,别过头,小小声地说一句:

“……能不能收养我。”

赵云澜愣了一下,这小崽子,胆子很大啊。

“喂,我可是魔女,不怕我把你宰了制药啊?”

“不怕。”

赵云澜“呵”了一声,“快走吧小崽子,我告诉你我可不是白收养你的,你以后要帮我采草药做家务知不知道?”

“嗯”

小孩话不多,乖乖地跟在赵云澜身后。

“我叫沈巍。”

“知道了,小崽子。”

到了赵云澜的树屋,他打开门,向沈巍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动作。沈巍感觉有点奇怪,但还是走进了他的树屋。进去后一股诡异的气味就袭击了沈巍的鼻腔,他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,转头看了看四周,他刷新了对“乱”的观念。

“我现在反悔可以吗?”沈巍一脸黑线,僵在原地 。

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肩,“晚了,我跟你说这些都是你的。”他伸了个懒腰,拿走冬霖,“我去制药了,厨房在左边,做好晚饭叫我昂,小崽子。”

沈巍叹了口气,摇摇头,转身向厨房走去。他想,接下来几天有一场大战要干了。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Mr.L | Powered by LOFTER